快捷搜索:

大益茶:雨后茶园请秋入壶。一杯普洱,世上千

风只在山里打了一个转儿,秋日就深了;

在这个十月,我们奔赴山林间,开启了一场赏秋的“大年夜益茶生活”。

红叶染深谷,

野菊孤芳开。

山果静自落,

落霞艳西天。

秋日的茶应该是什么味道的?

寰宇间聚合了万物在四时中,

秋,丰满而沉稳,

这是一年中最繁忙的光阴,

也意味着丰收与能量。

以是秋日里的茶,就应该像普洱,

滋味富厚、回甘悠长。

当我们踏步在被秋色笼罩的西山里,

蓝天纯挚,阳光任意,

山水草木间,以鸟鸣作伴乐。

不来一杯普洱,怎么对得起自己?

秋日田野布席,不必然要繁复,

用一全部秋日做背景,以一缕阳光来点缀;

深褐、绛红或柿色的席布,

搭配着素净风格的茶具;

寻一丛枯枝,两朵小花,几颗果实,

也有一番秋的野趣。

这席,便为四周的沉静添了一道风景。

器物可俭,却照样要用心;

好的茶席,能把人引入到茶的境界中,

愉悦地去品一杯茶,至心地去交流,

恬静地去感想熏染茶的韵味。

“在不完美的生射中感知完美,

哪怕只有一杯茶的光阴”。

我们把茶从室内搬到野外中去,

不负这秋风修剪好的美景。

着一身素袍,置一方茶席,享一天悠然韶光。

以一壶喷鼻气、韵味俱佳的茶汤,致敬寰宇;

在寰宇间,以秋为媒,以茶会友;

赴一场自我心灵的修行。

山上森林无际,溪流潺潺,

飒飒万壑声,秋风送奇响,

松杉蔽天光,一径入森爽。

昆明西山,昔人题咏颇多。

在山腰处的华亭寺旁,

是近今世佛教史上紧张人物虚云和尚的纪念堂。

名山出名寺,名寺出名茶,

寺外是一片翠绿的茶园,秋雨后,园中雾气氤氲。

山中秋雨凉,抵不住。

赶快坐下来,泡一杯熟普捧在手心。

与茶喷鼻对坐,与尔座谈,

茶汤的温暖垂垂散开,

雨后的阵阵凉意逐步被驱散。

园中茶叶天然、纯净,

伸手摘一片放在嘴里,口感苦涩、回甘;

穿越时空的意境里,品喷鼻悟道人缘和合。

寺中对联愈加应景:

收起闲愁,且听大年夜海潮音,与竹韵松声互答。

涵来妙相,试看中天日影,映山光水色皆空。

茶喷鼻、水甜、壶古、

人灵、景幽、物雅;

自然与人文折衷共存,

禅意与茶韵水乳融合。

茶席引来过路者与旅客侧目、立足,

在清盈的慢韶光里,让人看到了美好生活的样子容貌!

而这些简单而充溢诗意的小典礼,

正好是岁月影象里必要典藏的美好,

是对当下生活的热爱。

暮色之中,红墙梵宇之间,

茶园繁茂,寰宇一片碧绿;

青石板上还有水迹,小猫不以为意梳理着毛发;

促下山的行人,老是眷念山中的宁静与憨实。

一杯茶汤,有茶有水有器;

一个茶字,有草有木有人;

吃茶品茗的那一刻,

可以心游万仞,可与寰宇精神往来。

这或许便是中国人的茶之道、生活之道。

本日,大年夜益努力在做的,就是

以茶为媒,从新找回中国人蓝本有滋有味的生活,

我们也可以称之为“大年夜益生活”。

大年夜益生活,身心有益。

存好茶,赏好器,交石友,说好话,做好事。

策划:张玮撰稿:李垚垚

照相:张玉杰

图片后期、责编::曾婧雅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